yabovip04

当前位置:yabovip04 > yabovip04 > 现在孩子都快满月了,八个多月时间里

现在孩子都快满月了,八个多月时间里

来源:http://www.bewellrested.com 作者:yabovip04 时间:2019-11-27 07:09

一家宾馆的房间里此时坐着两个男人,坐在床边的男人一脸的严肃,另一个则显得非常的冷漠,给人不可靠近的感觉。

图片 1

“小胖,你怎么又尿床了啊,你是怎么搞得。”李翠看着坐在床上低着头的小胖子骂道。

“今天呢,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找你是有点事情。”

儿子出生到现在,八个多月时间里,已经摔了三次。

小胖子原名叫张子云,但是因为体型比一般的学生都胖了很多所以李翠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只不过这个外号出了李翠身边的老师没有人知道,而张子云常年住在学校里,由于父母离婚的他仿佛是弃婴一般被丢在这里没有人看过。

“嗯?什么事情?”坐在床上的吴奎问道?

第一次是在六个多月的时候。那时他刚刚学会翻身,也只是由趴着翻为躺着。在他学会翻身的第二天早上,我让他趴在床上练习翻身,他却只是趴着,一动不动。我本以为他已经忘记怎么翻了,没想到一不注意,他就朝着床边翻了过去。我只听得一声闷响,紧跟着就是他的哭声。

“你说说你都四五岁了怎么还尿床,咱们班里的那有一个像是你这昂的,没妈的孩子就是没人管啊。”

“哎,你也知道我有一个女朋友,前些日子她怀孕了,不顾我的建议她就把孩子给生了下来,现在孩子都快满月了,可是我没有那个能力养活他。”张荀彧低着头看着床上面洁白的床单对着吴奎说到。

我急忙看地上,他正趴在那里,嚎过一声后,便不再哭。他趴在地上的样子,就跟他趴在床上一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是换了个地方玩而已。

李翠看着床上面的尿渍又骂道,想到自己要去洗那床被上面的尿便觉得不舒服。

“你啊,平常整日跟你的女朋友粘在一起,平常喊你出来玩你都没空,现在出事了倒是想起我来了啊。”吴奎听到了张荀彧的话后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第二次摔,就是大前天了。母亲回老家十几天后,于大前天返回郑州。晚上八点回到家里,我和媳妇儿正忙着盛饭端菜,母亲抱着孙子玩了一会儿之后,小心地把他放在沙发靠里的地方,打算去洗洗手吃饭。

“对不起老师,我没忍住。”小胖听到老师的骂声身体不停的抖动着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下来找你帮忙的。”张荀彧听到了吴奎的话后头低着更低了,想到自己和这个好兄弟有一年多没有见过了,现在反倒是找他办事就觉得尴尬。

只是有一件事,她没有意识到,我们也还没来得及告诉她。那就是在她回老家的十几天里,孩子的运动能力有了很大的进步。

“对不起就有用了啊,去给我在墙角站着去。”李翠听到了小胖的话嫌恶的说道,随后拿起一瓶矿泉水丢给了小胖让他去墙边站着。

“这事你要我怎么帮你?”吴奎看到张荀彧的样子从床上走了下来,坐在床边点燃了一根香烟后才问道。

母亲刚转过身,儿子跟着往前一爬,就到了沙发边上。大概是没有控制好平衡,他直接头朝下栽了下去。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媳妇儿连声惊叫,我急忙冲过去抱起孩子,看看并无大碍。

小胖拿着矿泉水高举着站立在墙边,这是李翠特别针对小胖的伎俩,昨天举得是椅子,今天相对于昨天轻松了很多。

“还请你帮帮我,毕竟咱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如……!”张荀彧看到吴奎的样子后便明白了他打算帮自己,随后走到了吴奎的耳边小声的说了起来。

他趴在我怀里哭了没一会儿,就安静下来。再逗他,又是喜笑颜开。晚上特意让他晚睡了一会儿,观察他的反应,还好一切如常。只是额头上有一小片,貌似略微有点红肿。

李翠打算把小胖的被子拿出去晒一晒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响动,随后转过身子看去才发现原来靠在墙边站着的小胖手中的瓶子竟然掉在了地上,原本就没有拧紧的瓶子里的水迸溅到哪里都是的,小胖身上的衣服也变得湿漉漉的。

天空淅沥沥的下着小雨,走在雨中的张荀彧根本顾不得衣服被打湿,现在的他想到呆在自己家里的女人和孩子后便觉得头疼,如果早知道这个女人会把孩子生下来,当时说什么也不会和他上床的。

这一次,摔得我们心惊肉跳。只是我们都没想到,仅仅过了一天,儿子就又摔了一次。

“啪!”李翠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的走到了小胖的身边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一个红色的手印出现在了小胖的脸上。

“我回来了。”走到了家门口的张荀彧打开门后将湿掉的衣服丢在了地上后对着在屋子里忙活着的小芸说到。

儿子的第三摔就发生在前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儿子正在卧室的床上睡觉。我们把卧室门打开,在客厅里一边吃饭,一边远远地看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睡醒了。

小胖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只能噙着眼泪低着头站在墙壁不敢说话。至今小胖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师要这样对待自己。

“荀彧你回来了,快去洗洗澡吧别冻着了。”小芸看到张荀彧回来后便说到。

往常他睡醒了以后,总会哼唧哭闹几声。但是前天,他醒来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就自己翻起身,爬到了床边。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时候,只听噗通一声,他又掉到了地上。

李翠看到小胖的样子觉得还不节气便揪着他的耳朵朝着门外走去,但是地上此时满是水,小胖被李翠揪着耳朵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噢。”张荀彧此时心中还在想着那件事情,应了一声后便朝着浴室走去。

我们所有人又是一阵惊叫。跑过去抱起孩子,看了看,一切都还好。儿子哭过几声之后,便又恢复如常,随便一逗,就咧着嘴笑起来。

“啊!”李翠感觉到小胖的身体一沉便松开了揪着小胖耳朵的手,但是当李翠朝着地上的小胖看去的时候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

站在浴室里的张荀彧任由温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在浴室站了半个小时后才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咬了咬牙关掉了蓬蓬头擦干了身体走了出去。此时饭菜已经做好了,但是张荀彧看到桌子上面的饭菜并没有吃,不知为何,今天的张荀彧没有丝毫的胃口。

看到他笑,我们也跟着笑,同时在心里一边庆幸,一边自责。身为父母的我们,表现的有些失职了。也许儿子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提醒我们,他已不再是以前那个老实坐着、乖乖睡觉的孩子了。以后的他,需要我们更加细心地呵护与照顾。

原来小胖摔倒在地上后不偏不倚的一头磕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面,整个太阳穴都凹陷了进去,血红色的鲜血正顺着小胖的头不停的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的水渍上。

从小芸的身边走过不顾小芸的呼喊声回到了卧室里躺在了床上,在床边的婴儿车里是自己快要满月的儿子,可是看到婴儿车中新生的婴儿后张荀彧便觉得烦,想到孩子每天的开销便觉得头疼。

没等吃完午饭,我和媳妇儿就打开淘宝,打算买一个活动的栏杆装在床上,以后他睡觉的时候,就可以把他挡起来。虽然我们也都知道,每个小孩子总是免不了要摔上几次,但我真的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在儿子的身上。

李翠看到这里彻底的慌了,赶忙拿起一旁的床上按在了小胖的头上。床单是还没来得及拿出去晒的床单,上面的尿骚气掺杂着空气中的血腥味非常饿难闻。

本文由yabovip04发布于yabovip04,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在孩子都快满月了,八个多月时间里

关键词: